中国自主品牌一直在挑战中成长

2019-05-29 10:44:56 开云汽车 1071

开云电皮卡

美国商务部近日宣布将华为公司及其数十家关联企业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禁止华为从美国企业购买技术或配件。这一举措意在切断华为命脉,阻碍中国高科技发展,维护美国的全球科技霸主地位。

事情发生后,华为海思为应对技术封锁而提前研制的“备胎芯片”一夜转正,无疑是对美国施压给出最有力的回应。

“近期中美双方的摩擦更像是一场科技领域的战争,今天华为等企业是参与者,他们会渐渐成为决策者,有可能成为推动产业发展的中坚力量。”开云汽车董事长王超表示,现在芯片行业的发展处境和20年前的汽车行业很相似,都是经历了“依赖——模仿——创新”的过程,才能实现从0到1的突破与发展。

这位伴随中国汽车工业“长大”的汽车人,是见证者,是参与者,今天,他就要来聊聊对贸易战的看法,以及中国汽车在过去20年是如何实现自立自强的。

▲点击播放视频

20年前汽车售价高到“离谱”


在20年前拥有一辆轿车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那时候汽车厂的工人薪资水平能达到普通人的七八倍之多,买一辆捷达全款下来要20万左右,但是在钢材、能源成本上涨的今天,可能只要5万元就能拿下一辆捷达,这直接说明20年里中国汽车产业的整体水平上去了,所以车的价格也就这样落下来了。“中国汽车这20年,经历了太多让人心酸无奈的事情了。”王超说,最早参观汽车工厂时就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早些年王超在参观一汽轿车和一汽解放的生产车间时,机械工业的厚重感一瞬间就把他拉回到了蒸汽朋克时代,工厂里蒸汽弥漫,油污四处都是,当时他觉得这样的大工业场景已经非常壮丽了,然而再等他参观完一汽大众的车间时,看到的东西让他感觉完全是不可思议的——车间里播放着音乐,机械手随处可见,还有工人便利店正在营业。这让他对“差距”一词有了新的认识。

那个时候,中国的设计师都是在做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甚至有可能连设计图纸都拿不到。如果要改一个汽车尾标的字体,可能还需要飞到德国去申报一下。类似情况时有发生,多数人感觉工作都是没有成就感、价值感的。

产品力是从螺丝钉里“抠”出来的


“我们这一代人可以说是中国第一批真刀实枪去干研发,需要直面市场竞争去调整产品设计的。”王超说道,他们第一次进行汽车研发大约在2002年,但是当时大家根本不知道汽车为什么会造成那个样子,所以会把整车拆成零件状态,卸下每一个螺丝钉,打开每一处焊点,用测量设备一步步推算出产品设计数据,一点点“抠”出造车经验来。

在知识积累的过程中,这些人也遇到了很多困难,比如说厂家造出来的整车质量好、没问题,但是他们按照1:1比例做出来的车也会出现异响、共振等各种各样的问题,也没人知道问题出现在哪儿。

那个年代出现了很多“山寨车”,好在当时消费者对待国产车的态度足够宽容,给了国产品牌充足的时间去消化、吸收、改进、积淀,这才让国产自主品牌沉淀下了正向开发的能力。在王超看来,当时造车的那批人是非常幸福的,他们享受到了政策的红利,抓住了市场的机遇,用很短暂的时间见证了一个行业的变化,他们的努力与坚守最终也能收获成功。

“当中国消费者不再热衷于日系车、韩系车,甚至能拿国产车和日系、德系车来比的时候,这是一件让上下几代汽车人都非常骄傲的事情。”王超说,因为我们起步晚,所以把姿态放得更低,离用户更近。无论是吉利还是上汽,能够取得巨大的市场成绩,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企业对市场变化的响应速度快,对用户需求研究的更深,才有机会实现后来居上。

用高速车经验“开发”开云电皮卡


在汽车行业摸爬滚打十余年的王超,把深厚的功力和“正向开发”的价值观带到了低速电动车领域。创立开云汽车品牌,是为了给县域创业者、个体户打造一款能够满足他们用车需求的高质量、高性价比的电动汽车。

王超表示,低速电动车往往会被人贴上粗制滥造、安全性差的标签,是因为早些年市场上的多数产品都是“拼凑”出来的,买车的人只关注价格是否便宜,是否具备代步功能等。县域的创业者、个体户这些消费群体的出行需求并没有得到充分满足,根源在于多数企业不具备正向开发能力,也无法为这些用户生产能够满足他们使用需求的产品。

据王超介绍,开云汽车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开云电皮卡2019款成功登陆美国、菲律宾等国家;受到了来自彭博社、福克斯新闻等主流媒体的关注;售价7、8千美金的电动皮卡深受客户喜爱;全球订单纷至沓来......

能让开云电皮卡以成倍价格远销海外,这是一件让王超觉得非常兴奋的事情。

他觉得,贸易战不管打不打,打到什么程度,中国的企业家只要本本分分把自己的行业做好做透,有能力的话把它做到极致,这就是对贸易战最直接、最强烈的个人态度。

开云电皮卡

开云电皮卡

开云电皮卡

开云电皮卡开云电皮卡开云电皮卡